微博公开用户“IP属地”是否侵犯个人信息?|中国司法案例研究中心

2022-06-10 11:01:30 3

一、微博公开的用户“IP属地”是否属于个人信息


对于个人信息的界定,有关专家和学者主要有以下观点:(一)将“个人信息”与“隐私”画等号,也就是将个人信息定义为隐私。即所有自然人不愿意让他人知道或者不应该被他人知道的信息内容都属于个人信息。(二)定义个人信息以信息之间的关联性为标准,重点强调信息与主体之间的关联性。即所有与个人产生关联的信息都可以认定为个人信息范畴。(三)个人信息具有识别性,即根据信息内容能否直接或经过间接方式对主体进行确定。我国现行关于个人信息的法律规定主要采用第三种观点,即个人信息具有可识别性。比如《网络安全法》第76条第5款规定:“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各种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等。”《民法典》第1034条第2款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包括自然人的姓名、出生日期、身份证件号码、生物识别信息、住址、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健康信息、行踪信息等。”《个人信息保护法》第4条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与已识别或者可识别的自然人有关的各种信息,不包括匿名化处理后的信息。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删除等。”


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界定个人信息:(一)个人信息是信息的一种,信息是能够反映一定内容的消息。对信息的认定应当作扩大解释。信息的表现形式是多样的,例如物,权利等民法上的客体都可以成为信息的载体。(二)个人信息具有可识别性,应当是可识别或者是已识别的与自然人有关的信息。个人信息并不要求单份信息可识别,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许多个信息组合成的信息群。例如一个名字可能指多个自然人,但是如果再配上身份证号就可以确定到某一个具体的个人。(三)个人信息具有非匿名性,在新闻中往往会对当事人的信息进行匿名化处理,以防止对当事人造成不利影响,这种情况下所公布出来的信息不算是个人信息。


笔者认为,“IP属地”信息与地理位置信息相比,地理位置信息是通过手机的定位所获得的,其精度往往是以米为单位,通过位置信息能够精确到某个人,故地理位置信息单独构成个人信息。而用户的“IP属地”本身属于信息的一种,但仅凭“IP属地”不能准确识别到某个具体的个人,故“IP属地”单独不构成个人信息。如果其与其他信息相结合组成信息群,能够明确指向到具体的个人,则会成为个人信息。正如微博用户的个人信息包括微博用户名、IP属地、发布的微博内容等,其共同组成了个人信息群,具有可识别性,可具体指向某个具体的个人,此时用户的“IP属地”信息属于个人信息。


二、微博公开用户“IP属地”是否侵犯用户的个人信息


从收集信息的角度看,微博收集用户的“IP属地”信息是同其他信息一同收集的,“IP属地”信息单独不构成个人信息,“IP属地”同其他信息一同构成用户的个人信息群。比如我们在使用各类APP之前都会有用户协议要求用户同意,其中包括对个人相关信息的收集。故从收集信息方面可知微博并未侵犯用户的个人信息权。


从信息公开的角度看,公开的个人信息是指作为信息主体的自然人自行公开的个人信息或者其他以合法方式予以公开的个人信息。自然人自行公开的信息强调当事人公开信息的自愿性,如某教授在学院官网上公开的出生日期、民族、宗教信仰等信息。其他以合法方式予以公开的个人信息强调公开方式的合法性,如法院依法公开的的信息中所包含的当事人的姓名、出生日期、性别等。微博平台作为个人信息处理者,其强制公开微博用户的“IP属地”信息是否具有合法性?从个体隐私的角度看,能够透露行踪轨迹的“IP属地”信息,属于公民的个人信息。微博平台想要公开展示用户的个人信息,应当首先通过发布声明或是更新使用协议的方式通知用户处理的规则,并征求其同意,否则就涉嫌侵犯个人隐私。正如《民法典》第1035条规定:“处理个人信息的,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不得过度处理,并符合下列条件:(一)征得该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二)公开处理信息的规则;(三)明示处理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四)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双方的约定。”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在此次事件中,微博平台的声明发布与功能上线是同时进行的,并未提前告知现有的用户,并且该展示功能是强制项目,现有的用户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对于此后仍然选择使用微博的用户,就是默认接受了该功能。那么,微博平台一定是违法侵犯个人信息了吗?《民法典》第1036条规定:“ 处理个人信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在该自然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的范围内合理实施的行为;(二)合理处理该自然人自行公开的或者其他已经合法公开的信息,但是该自然人明确拒绝或者处理该信息侵害其重大利益的除外;(三)为维护公共利益或者该自然人合法权益,合理实施的其他行为。”此规定中可以看出个人信息处理者在维护公共利益的情况下可以免于承担侵犯用户个人信息的民事责任。《个人信息保护法》第13条规定:“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个人信息处理者方可处理个人信息:(一)取得个人的同意;(二)为订立、履行个人作为一方当事人的合同所必需,或者按照依法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和依法签订的集体合同实施人力资源管理所必需;(三)为履行法定职责或者法定义务所必需;(四)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者紧急情况下为保护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所必需;(五)为公共利益实施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在合理的范围内处理个人信息;(六)依照本法规定在合理的范围内处理个人自行公开或者其他已经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其中此规定的第3款强调个人信息处理者为履行法定职责或者法定义务所必需,可以处理有关的个人信息,而个人信息的处理包括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等。从公共利益的角度看,微博作为信息传播平台,有责任义务对平台上的用户以及舆论信息进行管理与监督。最初微博平台上线该功能的理由在于俄乌局势和国内疫情、东航事件等热点事件频发,对带有“俄罗斯”“乌克兰”等关键词的博文以及评论中的用户进行“IP属地”展示,并在微博个人主页显示用户“IP属地”。可以看出微博平台公开用户“IP属地”是为了减少造谣、冒充等不良行为现象,维护平台传播秩序,故该行为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并未侵犯用户的个人信息。由此可以联想到手机号归属地公开的问题与“IP属地”公开的问题十分相似。众所周知当我们在拨打任意一个手机号码时,如果是跨国电话,电话号码下面则会显示电话卡的注册国,其精确到国家。如果是国内的电话号码,则会显示手机号的注册地并且会精确到市。由于注册地信息无法精确到某个具体的个人,所以这样的公开行为并不属于侵犯个人信息的行为,同理微博平台公开“IP属地”的行为也不属于侵犯个人信息的行为。


电话咨询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QQ客服